被仆从们扶上入宫的马车后,宁承欢仍时不时地颤抖着。且不提迈步进入高高的马车内厢时,圆隆的胎腹挡在身前,让她根本抬不起腿,稍微动作大些便激荡着肚子里的胎儿互不相让地挣动,颇有几分触目惊心;光是下身尿道中塞着的那一根银棒就够她吃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身体沉重,宁承欢无力坐直身体,只能斜靠在车厢壁上,而每每车轮碾过不平的路面,颠簸的马车就会让她发出一道短促而痛苦的呻吟。随侍的丫鬟婆子们看得惊心,却又因皇命难违,并不敢多说什么,只是悄悄地打着眉眼官司。

        仍旧是那个叫阿鸾的婢女,在车行辘轳声中,递给从皇宫所来的嬷嬷里为首的那个一只色泽莹润的玉佩。对方对光看过后,果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这才招手示意阿鸾过去,端给她一碗乌黑苦涩的药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鸾捧着这只碗回到宁承欢身边,想要喂她喝下。扑鼻而来的草木气息让宁承欢不由得蹙眉,有些犹豫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不喝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落在狭小的马车里,能让大家都听到。为首的嬷嬷很是不屑地哼笑一声:“老奴是看阿鸾姑娘知世故,才愿提点宁小姐一二。这番好心宁氏若不愿领受,剩下的便自行熬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话虽然说的不甚清楚,但其中暗藏的蕴意两人却都听懂了。宁承欢不敢再多说一句,捏着鼻子一饮而尽,被苦得连连喘气,阿鸾连忙又拿了些清水给她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多时,药效便立竿见影——宁承欢腹中一直不肯平息的胎动,此刻终于偃旗息鼓,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。宁承欢终于可以不再紧绷着身体,抵御胞宫内时急时缓的刺激。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将整个臀部都落在坐垫上,再把双腿岔开,硕大的胎腹搁在两腿之间,有了着力点便不必一直两只手捧着沉坠的孕肚,这才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难得的放松让短时间内饱受折磨的宁承欢脑海里的弦也松懈下来,她顾不得维持这个时代所要求的礼仪端庄,倚在车壁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好景不长——还在宁府的床榻上时,那一番调教本就没能让宁承欢排尽腹内水囊中的液体,方才又补充了一大碗汤药和许多白水,此刻尽数化为了新的汁水,充盈在她的膀胱之中。而孕腹抵在柔软的坐垫上,没了外力牵制,更是狠狠地挤压着本已告急的膀胱,让她再也无法平缓呼吸,被憋胀感逼着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承欢将身体前倾,一手重新扶住高耸的孕肚,稍稍向上施力想要为膀胱腾出一点空间;另一只手则抬起来,正准备示意阿鸾自己的不适时,马车似乎行经了一个很陡峭的坎,车内的众人俱是一晃。宁承欢更是凄惨——她刚换的姿势正正好好将肿胀的花唇与插着银棒的尿孔抵在座位上,这猛烈的颠簸不仅在花唇上狠狠磨过,带来刺痛麻痒的剧烈感受,又将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胎腹幅度极大地上下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糟糕的是,尿孔处的银棒经此一震,竟好像又往里去了些许。在放入时明明已经被抵到尽头的银棒,此刻好像变得松动了。宁承欢来不及细想,尿道末与膀胱之间的那块薄膜被猛然撞击的感觉,让她一直以来饱胀的尿包产生了排尿自由的错觉。于是她放松了膀胱处的肌肉,沉力向下做出排泄的姿态,想要漏出膀胱中满满的液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马车经过那个坎后的路面也并非四平八稳,而是变成了一个倾斜向上的坡度。宁承欢这一放松的举动,加上还抵在坐垫上的姿势,让整个人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脆弱的下体之上。那根银棒因此越抵越深,好像要一直抵进她的子宫里,把肚子里沉睡的胎儿都给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不要、尿泡…要涨破了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承欢痛苦地呼喊起来,这番变故吓得车内众人连忙去扶她,但是靠宁承欢最近的却是宫内的一个普通嬷嬷,在倾斜的马车中本来也站不太稳,手忙脚乱想要扶正宁承欢,又谨记不能伤到她腹中的试产胎儿,于是一双大手挥来,便摁在了宁承欢孕肚下方已经圆润起来的膀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瞬间,宁承欢在疯狂的憋胀感下,被逼着更加打开了一整条尿道。这放松的空间好像给了膀胱中的水液一条出路,在翻江倒海之下通通往尿道出口涌去。而松弛下来的尿道内口也给了银棒末端可乘之机,让这坚硬的物体彻底突破身体的封锁,将圆润的头部钻进了膀胱内部,也把所有想要泄出的汁液堵了回去,引发无比激烈的波澜。宁承欢在这种刺激下,不能自控地打着尿颤,浑身颤抖得厉害,就这样达到了一次惨烈的尿道高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的尿道里仍旧是干燥的,还是没能释放出哪怕一滴液体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大漂亮文学;http://www.ymt-sz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