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晴朗的一天,江户城的港口依旧有很多不同国家的船只。近藤勇很少见地没有出去吃喝p赌,而是在码头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艘从美国来的轮船进入码头,靠岸以后乘客依次下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年过去,你终于回来了,总司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长相十年来没有出现变化,再加上他相貌清秀,能够令人眼前一亮,所以很好辨认。他对近藤勇说:“不要叫我以前的名字,我现在用的名字是藤原房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男人就是冲田总司,当年新选组的天才剑士,有着“天下第一剑客”的美誉。只是现在和以往完全不同,百里永安消失以后,冲田总司改掉自己的名字,前往美国留学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害怕近藤勇不能适应,冲田总司微微一笑,补充说:“私下里你还可以叫我原来的名字,毕竟你是当年新选组的局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近藤勇带着冲田总司来到一家酒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冲田总司没有喝日本的清酒,而是选择洋酒,毕竟他在美国待的时间有点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近藤桑,有百里永安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为当年和百里永安纠缠不清的角sE之一,近藤勇当然知道冲田总司的意思,但是近藤勇还知道,百里永安已经嫁给松平容保,所以此时此刻,近藤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冲田总司就发现近藤勇的反应不对劲,他放下手中的玻璃酒杯:“有什么话可以直说,我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