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泽容醒了,躺在床上,睁开眼,是白茫茫的墙壁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和我的脑子一样。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本来是他期待了好久的周六,结果玩小玩具出了意外从早上一直昏睡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日过午已昏,风掀云帘,沙沙作响。橙子糖一样的霞光钻到床边跟他打招呼。他撩开窗帘往外看,像是烧得有些冒泡泡的糖画汁儿不知被谁撒了漫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总是要面对的,他心想,精神失常和惊喜总有一个已经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门外,客厅的灯开着,照着地板上一小团咕涌着的触手留下水渍。触手看到他立马直起身子,好像在紧张,伸出触手尖尖跟他打招呼,他伸手去握,脑子里却传来不清晰的声音,像是从海底吐了巨大的泡泡往上潜发出模糊的破裂声。他听了一会儿就觉得眼前阵阵眩晕,脚下踉跄了一下,随即被触手扶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停止了,取而代之的是好听的男声。富有磁性的声音炸开在他耳边,他的耳朵都被震得麻麻的,想要去摸耳朵却摸到个空,缓缓放下来的手被一双手接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感像是触手那样的带着一点滑溜,但是很快触感又变成了人类一样的触感。云泽容抬头看过去就像是看到鬼一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.……拜托,比看到鬼更可怕的是看到触手,比看到触手更让人惊讶的是看到变成人的触手!!!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是白毛红瞳!!!白毛!!!!!!红眼睛!!!!!!!!

        注意看眼前这个男人叫小帅,白色的头发利落又好看,红色的眼睛睫毛又密又长,他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叫小云,是个花痴…呸呸呸。

        信男一生荤素搭配终于搞到了好的。云泽容这样想着,低下头在胸前默默画了个十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触门

    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大漂亮文学;http://www.ymt-sz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