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收拾行李站在门口的沈紫书看见了门口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身穿黑sE军服,华丽繁复肩章上的金sE流苏连接着x口左侧的口袋,y挺的帽檐下是一双Y翳暴nVe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大的身影几乎遮住了整个门,将门外的暴风雪档的严严实实,偶有几缕飘来的寒风吹在沈紫书的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要逃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紫书满脑子只有这一个想法,绝对要逃!

        不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会Si的!

        绝对会Si的!

        想法刚冒出来,沈紫书就感觉自己被一只手大力拖进了一个泛着冷意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脸被迫按在制式的y挺面料上,有些硌人。门外的气温已经到达了零下十几度,衣料的每一寸纤维都仿佛浸透了寒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